一闪一闪亮晶晶

流年似水7

—严重ooc,渣文笔
—单元小故事,哥嫂篇结束,椰奶篇开始
—因为不会链接,想看前文的小可爱们点主页吧(˶‾᷄ ⁻̫ ‾᷅˵)
  
  
  
  
  
  
  两人搀扶着forth回到了山腰处的屋子里,ming也快的离开了屋子,留给了beam与forth二人空间。
  “beam,谢谢你。”
  beam望着半靠在枕头上的forth,眼中是不自觉地柔情,在一句谢谢你之后就像宁静的潭底被一圈圈波纹打破。他结下了车钥匙上的木牌,放在了桌子上。
  “既然是由它引起的,那我还给你。这次帮你解释也算是我买了你的令牌所带来的后果。我们以后也没什么可见的了。”
  在刻意疏远beam的时间里,forth早已明白了那人不在身边,心中想要见他的心情,他明白了心中的感情。眼见着心尖上的人要离开他的身边,焦急着忘记了身上还带着伤,一心只想留住那人。
  “beam,beam你听我说…嘶。”
  “怎么了!怎么了!你还有伤呢起来干嘛。”
  beam按住想要起身的forth,那双眼睛里满满的都是forth的身影,担心的神情写在了脸上。
  forth握住beam的手,“beam别走,我知道我好久没有联系你了,我只是第一次爱上一个人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感觉,现在我明白了,所以请我爱上的这个人不要走好吗?因为我想要知道你会不会同意和我在一起。”
  “你这种好久不联系的人我凭什么答应。”
  “你的眼神骗不了人的,嘶。”
  “怎么了我碰到你的伤了吗?”
  “beam你看你还是担心我的。我真的爱你,给你面前这个人一次爱你的机会好不好?”
  “呃…好吧。”beam忽然抱住forth,“以后你有事情一定要告诉我。”
  “嗯,以后不会让你担心了。”
  
  
  
  
  
  
  
  
  
  ming推开街角便利店的门,wayo看着来人一脸的笑意。
  “看来是解决了?”
  “当然,还有了一个嫂子。”
  wayo拿出古旧泛黄的本子,翻到一页上,占了墨汁将令牌的字样划掉。
  “好了,不知道下一个来这儿的是谁了。”
  
  
  
  
  
  
  
  夜晚,天气闷热,似乎只是轻轻一动就能出一身汗。kit开了空调,“但愿今天别再做那个梦了。”不一会儿他进入了深深的睡梦中。
  kit看到了一个个古时候的人,在战斗在厮杀,那震耳欲聋的声音似乎就在他身边发生,朝代更迭他看到的每一个人手中都举着同一把刀。烈火仿佛燃烧在kit身上一般,被一点点烧灼的感觉很痛很痛,他清楚的知道这是一个梦,他想要醒来却无能为力,只能看着一个身影远远的走来。
  “你是谁?”
  惊醒之后,kit的后背附着着汗水,他每次想要看清那个身影的时候,就会醒来。
  
  
  
  
  
  “怎么了,这几天看你一直没精神。”pha看了看拿着手机发信息的beam,又看了看脸色苍白的kit,他感觉自己又是一天操心的生活。
  “就是没睡好。”
  “怎么还做那个梦呢?”beam终于放下了手机。
  “嗯。”
  “要不,今天下课我带你去个地方?说不定能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多天都做同一个梦。”
  “也行,这晚上睡不好真糟心。”
  “好,我和forth说一声。”
  
  



@2Moons文站 抄送组织(*¯︶¯*)
  

记个梗

看三国机密丕宓cut,然后冒出一个梗。

爱的是你曾经年少答应的游山玩水一生陪伴,却抵不过你对皇位的执念太深。
爱的是你曾经年少时活泼善良,却用一座座宅邸将你变成了冷言冷语的旁观者。
最终为你弹奏的一曲凤求凰终究变成了凤囚凰,谁都不是谁的拯救者,而是对的时间遇到了错的那个人。


emmmm感觉我萌的哪个cp都不适合这个梗,所以先记一下吧(˶‾᷄ ⁻̫ ‾᷅˵)

流年似水6

算是赶上521啦,祝小可爱们521快乐,谢谢小可爱们看我的文比心❤️渣文笔严重ooc。不会链接想看前文的小可爱们点主页吧(˶‾᷄ ⁻̫ ‾᷅˵)
  
  
   热热闹闹的人群随着下课时间一到蜂拥而至,ming靠在墙壁上焦急的寻找着beam的身影,与之相反的是就算多焦急ming还是依然帅气十足,吸引了往来的女生们的目光。
  beam等人一出来,ming瞬间找到,并不是因为beam而是beam身边的pha着实让ming惊讶,一摸一样的脸,forth应该也见到了,既然他没选择告诉wayo一定有他的道理,而且现在最紧急的是forth的事情。
  ming走到beam面前,“你好我想你应该认识我吧。现在p'forth有些麻烦,需要你的帮助,你能来一下吗?”
  beam望了望面前人的脸与那天便利店里人的脸重合,“他有麻烦,为什么来找我,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他的事情和你手里的木牌有关。”
  beam一瞬间有些着急,可是又迟迟不回答ming,却想着他不是很多天都没来要这个木牌了吗?又能有多重要。
  一旁的pha看着老铁变化多端的脸轻轻推了一下beam,“行了,既然担心就别硬装了,说不定这几天人家没来就是有麻烦了。”
  这一推让beam更多了些担心,攥紧了口袋里的木牌,“好,我和你去。”
  ming看到beam同意,当即带着他去了他们山腰处的住处。
  “这个地方什么时候有路了?什么时候山腰处有住家了?”
  “一直都有,不过如果没人带领,一般人是找不到的。”
  来到庭院里,kongphop早已准备好,“ming你去的路上和他说一说forth的事情,先做个预警铺垫。”
  “知道了。”
  ming带着beam走入阵法中心,一瞬间周围环境全都开始变化。
  “这是?”
  “你还记得便利店里看到的二层货架吗?”
  “记得。”
  “那你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应该有些特殊的存在吧。”
  “嗯。”
  “forth是混沌初期的初始战神,他带领了众神获得了神魔之间战争的胜利,后来天帝易位,初始众神也开始了隐居的生活,他们靠的就是天帝发的令牌行走于上天与人间之中。而你手中的木牌就是forth的令牌。因为令牌在你手里,早先forth被召的时候并不能进入上天之中,被天帝误以为有反的心里,已经被压至上天中,所以我带你去解释。”
  本来担心forth的beam被这些以为是神话的事情冲击的有些懵,但还是很快吸收了。
  “那你们还买这个木牌。”
  “这个木牌是唯一能够代表forth情缘的物品,他虽然东西多却也专一,这个木牌自从我当了他的徒弟时就没见过他摘下来过,直到便利店开业。那还是linla硬抢过来的。而且这几百年也没人买过这个,forth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在便利店了,当作是帮朋友一个忙。”
  刚刚解释清楚,两人就到了上天,出乎意料的顺利,两人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关押forth的地方,果然天帝也在。
  ming率先行礼,“天帝我有些话想要为p'forth解释一下。”
  beam看着ming行礼也紧跟着对那人行礼,眼神却是一直望着被被绑在柱子上的forth。
  听到声音,forth缓缓抬起头,与beam双目对视,这一次他清清楚楚的看到了beam眼中的自己。
  “你有什么想要解释的?”天帝冷冷的站在一旁看着ming与beam。
  “p'forth并没有想反之心,而是他的令牌上了linla便利店的二层货架,您也知道,只有最代表情缘的东西才能上架。并且令牌也被这位男生所买走。”
  beam开口:“我买了之后,forth曾经出过高价收购,但被我拒绝了,如果您要怪罪forth,那我这买买家也应该一同被怪罪。”
  beam坚毅的目光注视着天帝,forth却有些慌乱,开玩笑,beam只是凡人怎么可能经得起天帝的惩罚。
  “天帝,您要怪就怪我好了,毕竟是我默认linla的…”
  话还未说完,就被天帝举起的手挡回去,“我明白了,ming你的意思是linla二层货架上的东西也是有我默认的成分,所以今天的事也有我的一丝责任。”
  天帝的眼神看过去,ming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天帝继续说了起来:“也是,这件事确实是有我的一丝责任,forth也受过惩罚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不过ming你擅自带凡人来上天是不是也说不通。”
  “是我同意的。”一名高贵典雅的女子走了过来,众人纷纷行礼“天后。”
  “你呀,有些事既然同意了下令了,就要允许人家过来解释解释啊,怎么令你下了,还不允许人家解释你这不是让人家都冤吗!”
  天帝也顺着台阶而下,挥挥手让三人走了。
  
  
  
  
  
  
  ming和beam在上天很顺利的原因就是天后帮了一把,天后表示心很累有一个这样任性的丈夫(˶‾᷄ ⁻̫ ‾᷅˵)还有为什么令牌最能代表forth的情缘,因为这个令牌是当今唯一能够证明他曾经的回忆的事物了,隐居多年,而新的战神也早已产生,forth拥有的和朋友们的回忆都集中在令牌上了,天帝忌惮初始众神,他们之间也不能随意见面。linla并不是初始众神,所以forth可以和她见面,但她岁数比较大,所以初始众神她几乎都见过。
  
  
  
  
  
  没有小剧场,放一个下集预告好了,哥嫂两人的很快就完结了,下一篇是少爷少奶奶了。
  
  小预告:
  烈火仿佛燃烧在kit身上一般,被一点点烧灼的感觉很痛很痛,他清楚的知道这是一个梦,他想要醒来却无能为力,只能看着一个身影远远的走来。
  “你是谁?”


抄送组织(*¯︶¯*)@2Moons文站 

求评论呀小可爱们

你还在13

  520快乐,祝小可爱们快乐呀,谢谢小可爱们来看我的文比心❤️你还在差不多快完结了,狗血剧情果然越写越狗血,捂脸逃跑(˶‾᷄ ⁻̫ ‾᷅˵)。我不会链接,想看前文的小可爱们点主页吧。
  
  
  
  
  
  kit看着在他家门口转来转去并且自言自语的ming抬手按了门铃。
  “p‘kit,我还没做好准备呢。”
  “等你做好准备都要什么时候了。你现在衣着正式,也不是空手而来,不用怕什么。”kit安抚着紧张的ming。
  应声开门的是kit的母亲。打量着站在儿子身边的ming几眼随后笑逐言开。
  “快进来吧。”
  之后并没有像电视剧中的狗血剧情一样,两方家长的不同意,反而kit家这边出乎意料的开明。
  夜晚降临,kit在母亲和姐姐揶揄的眼神中红了脸,快步带着ming进了房间。
  “p,叔叔阿姨他们?”
  “我提前说过了。早在之前我就和家里说过我喜欢的人是一个男生。他们认为只要我过的好,男生女生又有什么区别。”
  “p‘kit,谢谢你。”谢谢你早就认定了我。
  “你呀,有时间回趟公司吧。pair的信息都快刷爆我的手机了。”
  
  
  
  
  
  
  
  放松过几天,ming回到了公司,毕竟还是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并且他可不想天天让kit收到别的女生的信息。
  回到公司的ming处理事物行事果断,刚刚过了几天轻松日子的部长们就又开始头疼了,报告使他们头秃。
  一想起被kit家里接受,ming心里就别提多开心了,但又想起自己家来果然还是要和他精明的老爸斗一斗了。
  ming坐在电脑前,选着接下来设计部呈上来的新品。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打断了他的思绪,pair推门而入。
  “ming,你父亲来了,已经到路口了。”
  “什么事让他突然袭击,对了pair你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拉拢了叔叔的秘书,让他偷偷送信可不容易,我说ming到时候记得犒劳我。”
  “没问题。”
  两人话音刚落,ming的父亲就进入了办公室。简单利落的两句话说出,语气却透露着让ming不能拒绝。
  “今晚回家吃饭。”
  “就这件事啊,您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我打电话你会回来吗。”
  “好好好,我知道了。”
  看着远去的身影,ming突然笑了笑,一个想法在他脑海中浮现。
  
  

教练你们今天虐狗了吗8

—ooc预警,渣文笔
—圈地自萌
—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
—预警此章天天和羽生出现的孩子为领养。
—设定羽生和天天已经在一起很多年,并且早已退役在当教练。
—算是小段子
—本文从两人学生角度看各自教练虐狗。
—森川林为羽生第三个学生,陈可为天天第二个学生。
—预警一下这段主要写陈可森川被曝光后,柚天两对的事。
—森川比陈可大两岁。
—求评论呀小可爱们。
  
  
  
  8
  
  
  接连不在状态的陈可,在事情发生的第五天找到了金博洋。
  “教练,我想去见他。”
  “想清楚了?”
  “嗯,总要和他谈一谈这件事,不然我总是不能安心训练。”
  “好,我带你去。”
  
  
  金博洋坐在羽生结弦的宿舍的沙发上,看着心爱的人给他切了片苹果。此时屋内陈可正在和森川林谈话中。
  “结弦你说他们两个能不能说开。”金博洋吃着羽生结弦切好的苹果:“看着他们其实我也挺理解的。就像我们当初舆论的压力真的很大,上面又时不时的谈话。有分别在异国,当时看到你来找我的时候,还一瞬间怀疑是不是看错了。我知道你下定了决心,所以我也决定了,就算前方是悬崖我也要和你走下去。”
  羽生结弦环住身旁的金博洋,那段时光又多难熬又有多幸福,他都深深的留在了记忆中,最后答案告诉他,一切的坚持都是正确的。
  “相信他们会解决的,我们当时不也很艰难,现在不也过来了吗。”
  “嗯,也…”金博洋还没说完,陈可已经夺门而出,金博洋愣了愣与羽生结弦点点头,连忙拿上帽子与口罩追了出去。
  “小可,小可那啥你先把帽子口罩戴上再跑啊。”
  “教练,他说…他说我们分手吧。”
  金博洋来到停下来的陈可身边,他有些不明白森川林这是啥操作,这是甩手不负责了?
  虽然生气金博洋还是安慰了陈可带着他回到了北京。
  另一边的羽生结弦得知了这个结果,瞬间白切黑,让天天生气那么你就加强训练吧。
  羽生大魔王微笑着:“林现在立刻上冰训练。”
  
  
  回去之后的陈可只对金博洋说了一句。
  “教练我想滑《霸王别姬》这个曲”
  “滑。”
  
  
  
  接下来的时间,每个人都没有更新微博,网上的热度渐渐冷却,如果不是到了比赛时,应该会渐渐沉寂下去吧,可是接下来的比赛再次将此事送到了热搜榜榜首。
  六练时,金博洋和羽生结弦虽然站在一起,但是难得的没有虐狗。
  自由滑比赛开始,森川林倒数第三出场,而陈可最后一名出场。以暂时第一的成绩,森川林领先其他选手。轮到陈可时,《霸王别姬》的音乐开始播放,所有人都以为陈可会滑楚霸王,出乎预料的是他居然滑的是虞姬。
  金博洋看着自家徒弟在冰场上犹如虞姬悲伤又坚定的眼神也不由为他难过。
  “天天,小可的艺术表现力突飞猛进。”羽生结弦站在金博洋身边说着。
  “那当然。”
  “不过这套节目看起来真的很痛心。”
  “如果某人看完还不能明白这套节目的意义,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当然,我不会拦着天天的。”羽生结弦紧紧握住金博洋的手。
  当初两个人也在节目中加过自己所想要表达的感情,羽生结弦很感谢金博洋没有放弃,让他能够紧紧的抓住他。而金博洋也很感谢羽生结弦,有他陪着一同斩断荆棘。
  节目在陈可单膝跪地,双手好似拿着无形的剑抵在脖颈上结束。雷鸣般的掌声不断,从观众席上纷纷降落的娃娃雨,反应了陈可的绝对胜利。
  坐在森川林身边的华裔选手看到他终于放开了紧紧攥住的衣服。
  “袁,《霸王别姬》是什么故事?”
  华裔选手看了看身旁的人和他讲述了《霸王别姬》的故事。
  “虞姬最后为了不影响项羽的霸业自刎于他面前。”
  而一旁的欧美选手眼疾手快的拉住了想要跑出去的森川林。
  “你别急,现在是全世界直播,一会儿他就会来到你身边的。”
  不一会儿陈可以第一名的成绩打开了门,欧美选手与他拥抱道贺之后离开了屋子。坐在两人身旁的华裔选手表示氛围有点凝重,教练快来救救我。
  “这是你想对我说的话吗?”
  陈可还在恢复着气息,没有理睬他。
  “好,我知道了。”
  为什么我觉得他们说完话以后氛围更凝重了,教练快来救救我,一旁的华裔选手欲哭无泪。
  
  
  
  采访时,森川林接过话筒,并没有回答记者的问题,而是用英语在全世界面前表白。
  “开始你只是也想让金博洋教练与羽生教练尝一尝吃狗粮的滋味,后来我们渐渐对彼此产生了爱意。当事情曝光,我说了分手,自以为是的认为分手对我们来说都好。可是你今天用虞姬告诉我,你愿意以分手来成全我。我看懂了,我也知道我当初说分手是有多么的混账。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想金博洋教练和羽生教练那样呢。今天你在全世界面前告诉了我你的想法,那么我也在全世界面前告诉你我的想法,无论前方有多艰难险阻,我都陪你走下去。我爱你陈可。”
  不可置信的陈可转身看向了森川林,泪水不由自主流下,他拿过话筒。
  “这几个月来,我居然爱哭好多。森川林我也爱你。”
  金博洋和羽生结弦站在远远的位置看着眼前的一切。
  “结弦,他们做到了。”
  “嗯,是的天天。”
  似是回忆起冰演上的男双,两人将对对方的爱表现的淋漓尽致,非你不可,如今正好有你在。
  “结弦,这个赛季结束后,我想去普罗旺斯。”
  “好,天天去哪我就去哪。”
  “皮皮柚,你愿意和皮皮天一起皮尽全世界吗?”
  “当然愿意。”
  
  
  不出意料,陈可与森川林公然出柜占据了各大新闻版面,热度高居不下,两人渐渐被人们接受。没多久两人的热度榜首被皮皮天和皮皮柚占据。在金博洋和羽生结弦的微博上发出了一张孩子的照片,并附字:三个人,欢迎你。
  微博评论一片沦陷,柚天girl表示不要停,我们要吸娃。
  而在各国粉丝集体关心讯问下,金博洋公开了孩子的国籍是中国。
  而接下来沦陷的却是森川林的推特,樱花妹子表示我们已经输了一截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你和小可的孩子一定要争取过来呀。
  而天朝妹子看完推特之后纷纷在陈可的微博里留言:“可儿呀别输啊,我们已经领先一步了,要继续保持优胜才行啊。”
  陈可表示这哪跟哪啊。看着怀里自家教练与师母的孩子,又看了看在海边互相皮的金博洋与羽生结弦。两人在海里玩的不亦乐乎。陈可表示教练们你们能不能别虐狗了,我也想下水啊,哦对了,他现在不是单身狗了,可是为什么依旧感觉很虐呀。
  
  
  
  
  
  因为是小段子就让陈可快速和好了,写完发现我的小段子越写越往正剧向跑了,我不是我没有(˶‾᷄ ⁻̫ ‾᷅˵)好了目前到此完结,以后有灵感我会继续写的谢谢各位小可爱们看文比心❤️o(^▽^)o

教练你们今天虐狗了吗7

—ooc预警,渣文笔
—圈地自萌
—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
—算是小段子
—设定羽生和天天已经在一起很多年,并且早已退役在当教练。
—私设羽生有微博,羽生和天天汉语交流无压力
—本文从两人学生角度看各自教练虐狗。
—森川林为羽生第三个学生,陈可为天天第二个学生。
—森川比陈可大两岁。
—预警一下这段主要写陈可森川被曝光后,柚天回忆当初。如果能接受就继续往下看吧(˶‾᷄ ⁻̫ ‾᷅˵)( ´▽`)
—求评论呀小可爱们。
  
  
  
  
  
  
  7
  
  
  
  黑洞期如约而至,粉丝们也只能翻着旧微博来看各自喜欢的选手了。
  当然这个时候,也是柚天girl最开心的时候,她们的天总开始频繁更新微博了,无外乎是和羽生结弦去了哪里旅游,看了什么风景,并且还可以看到新鲜的皮皮天和皮皮柚。柚天girl表示非常满足。
  正当大家以为和往年一样时,微博突然爆出了大新闻,一时占据热搜榜第一位。
  发微博的是一个森川林的dw粉,照片内容是陈可在吻森川林的脸颊,照片清晰到不容人反驳。甚至还打上了具体地址:三亚某酒店二层游泳池边。
  这件事开始发酵,有些人甚至上升到了金博洋和羽生结弦,故意想引起当初的动乱,好在留下的粉丝里与柚天粉极其团结,让某些dw没有得逞,可是陈可的微博评论早已一片狼籍。
  因为这件事不得不暂停旅游的金博洋和羽生结弦分别被上面找来谈话。
  两方经过了金博洋与羽生结弦的事,并没有为难与反对,反而嘱咐了两位教练多多关注一下选手身心健康,别影响之后的比赛。
  
  
  森川林翻看着陈可的微博评论,方方正正的字他一点也不懂是什么意思,看到教练走过来他将手机递给了羽生结弦。
  “教练,她们都在说什么?”
  “你确定你要知道?”
  “嗯。”
  羽生结弦看了看面前沉默寡言的徒弟,捡了几个言语不太过激的翻译给他听了。他不由得想起了当初他和天天公开时的场景。那些dw的谩骂让他既愤怒又心疼,明明是两个人的事情,偏偏去骂一个人。也是自那开始,羽生结弦开了微博与ins账号,既然是冷嘲热讽那就让他陪天天一起来承担。
  “林,你想过接下来要怎么做吗?”
  “我…”
  
  
  
  金博洋开完会来到冰场,一眼就看到靠在挡板上看手机的陈可,他走过去抽走了陈可手里的手机。
  “别看了。”
  “教练,上面怎么说?”
  “没说什么就是让我多照看你一下。”
  “真的?”
  “真的。”
  “教练我…我没想到过会这样,去三亚开始还好好的。那天下了场大雨,游泳池是露天的,我们刚到的时候也没有人。我想着不会有人来的,毕竟这么大的雨。我当时为什么要把他带到外面来,这么大的雨我们可以躲在房间里的啊。教练我只是喜欢他啊,这也有错吗?”
  金博洋看到了在比赛失利时强忍泪水的陈可,一瞬间红了眼眶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将陈可涌入怀,轻轻的揉着陈可的头发,不由自主地也红了眼眶。
  “小可你没错。”
  金博洋想起了他和羽生结弦刚刚公开的时候,群众舆论,上头的压力,分分钟让他难以忍受,就像是溺水一般,他够不到岸边。当时闹到父母都来到了北京,他带着哭腔询问着父母:“我只是喜欢结弦,这有错吗?”
  金博洋看到母亲哭着抱住了他,一遍一遍地重复着“天天你没有错,你没有错。”
  得到了父母的支持,金博洋感觉他仿佛一下子就到了水面上,好在金博洋和羽生结弦够坚持,坚持到了上面松口同意,坚持到了群众开始纷纷祝福。他明白现在的一句你没错对于陈可来说有多重要。
  
  
  
  
  
  
  这章与下一章主要是通过陈可和森川林来写当初的柚天,毕竟现在大家都过年所以柚天就不发刀了,用陈可和森川的刀子视角来写以前柚天公开后的刀子。当初柚天两个人经历过的要比陈可和森川林还要更甚,但是两个人都很坚持所以挺过来了。而陈可这对儿,森川林有些木头,他只会做但是不会和对方说明他的意思,而有些事你不说对方有时就是不明白你的意思。所以这俩并不像柚天那样坚定。
  

教练你们今天虐狗了吗5-6

—ooc预警,渣文笔
—圈地自萌
—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
—小段子
—设定羽生和天天已经在一起很多年,并且早已退役在当教练。

—私设羽生开了微博账号

—本文从两人学生角度看各自教练虐狗。
—森川林为羽生第三个学生,陈可为天天第二个学生。
—森川比陈可大两岁。
—求评论呀小可爱们。
  
  
  
  
  
  
  
  5
  
  
  
  之后的两年内,陈可与森川林可谓是金牌银牌来回换,不是这次你金牌,就是下次我金牌。只有铜牌在来回变换新面孔。当然两人狗粮也没少吃。
  世锦赛结束,陈可获得了金牌。gala上,众人第一次看到了皮皮可,他拽着森川林玩起了男双。这让不少粉丝想起了曾经冰演上,真的滑过男双的金博洋与羽生结弦。
  而接下来陈可在微博上转发了两人滑男双的视频,还配字:花滑男双了解一下。
  评论里粉丝疯狂艾特金博洋和羽生结弦。
  这正如陈可所预料的一样,看着满屏的艾特,陈可笑出了声,教练我就是皮一下。
  正在过二人世界的金博洋听到了两人手机频频发生响声,拿过羽生结弦的手机点开了微博,了解了前因后果之后,用羽生结弦的账号点了赞。
  看着粉丝疯狂刷着评论,金博洋退出了微博界面,并将两人的手机关了静音。
  小子,你还想和我比谁皮吗。金博洋得意的笑了笑。
  “天天,在笑什么。”
  羽生结弦的气息撒在金博洋的耳后,他看着怀里的人渐渐红了耳根,笑的眉眼弯弯。
  还没反应过来的金博洋被大白鹅tui倒在chuang。
  被手机频繁震动吓到了的陈可点开微博,看到了粉丝刷的评论。
  啊,天哪,羽生结弦点赞了陈可的微博,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爱屋及乌。
  教练你厉害,陈可关了机。
  
  
  
  
  6
  
  
  晚宴上,陈可接替了金博洋来现场直播。好多人刷着小可正装真帅。
  陈可也在感谢,众人透过屏幕看到几个欧美选手拿着酒来到了陈可面前。
  陈可毫无压力的用英语与他们交流,不一会儿评论里出现了野生翻译。
  “他们在道贺。”
  “小可在感谢。”
  “陈,你的自由滑真是太棒了,这杯酒我敬你。”
  “谢谢了。”
  陈可还没接过,就被邻桌的森川林抢过了酒杯。
  “他一杯就醉,这杯酒我替他喝吧。”
  突然寂静的屏幕瞬间被刷屏。
  “我发现了新大陆!”
  “我是不是可以站凌晨cp了!”
  “天啊这cp真好吃!”
  
  

教练你们今天虐狗了吗3-4

—ooc预警,渣文笔
—圈地自萌
—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
—小段子
—设定羽生和天天已经在一起很多年,并且早已退役在当教练。
—算是小段子
—本文从两人学生角度看各自教练虐狗。
—森川林为羽生第三个学生,陈可为天天第二个学生。
—森川比陈可大两岁。
—求评论呀小可爱们。
  
  
  
  
  
  3
  
  
  
  回国之后的陈可狂补自家教练与师母羽生结弦之前的比赛,最后得出结论这俩都是大佬。用花滑节目来向对方表达爱意真是社会社会。
  
  训练时,金博洋看到陈可的艺术表现力,有种一言难尽的感觉。不过艺术表现力这种东西,不是自己领悟还真是不行,就算他现在教了陈可,陈可所做出来的也是他金博洋的风格,完全没有自己的风格,说白了就是模仿而已。金博洋也明白这艺术表现力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磨出来的,就像他自己也磨了很久。但是为了自己的学生,他还是拨打了自家爱人的电话。
  羽生结弦虽然来不了,但是场外援助还是能做做的,毕竟是天天的请求嘛。
  于是,陈可经常能看到指导完自己的教练,在和指导完自己的师母视频虐狗。
  “天天,你看这是新款耳机哦,我给你买的。”
  “我刚想入手,谢谢了结弦。”
  “要谢的话,今晚视频哦天天。”
  陈可看到自家教练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红透了。
  陈可拿起手机,私信了森川林。
  “我给你寄了稻香村的糕点。寄到了你们队,记得接收。”
  发完私信,陈可退出了界面,不就是虐狗吗,我也会。
  森川林:“???”
  
  
  
  
  
  4
  
  
  大奖赛分站赛举办,陈可与森川林都选择了日本站。
  不过在看到教练与师母再一次聚到冰场外虐狗的情形,陈可就为自己的体贴与善解人意反悔。
  就应该在中国站比,我为什么要自己来找虐。陈可欲哭无泪。
  同样欲哭无泪的还有森川林,教练你还抱着我的水杯呢,能不能把它放下来,你在和金博洋教练一起皮。
  
  比赛结束,陈可获得了银牌,滑行到森川林面前握手拥抱,站上领奖台等待着铜牌得主。
  赛后采访,有记者问了三位接下来要如何庆祝,会不会和教练一同出去庆贺。
  “会啊,每次都会和教练还有队友们一同庆祝呢。”铜牌得主说着。
  和教练出去庆祝,那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陈可暗自点头,我俩得了金牌银牌,仿佛就像他俩得了一样,两人一同去庆祝了。
  “我应该是和对友一起庆祝吧,然后在房间里煮海鲜味的泡面。”陈可回答到。
  “我在房间里打游戏。”森川林很简短的说完。
  
  
  全程观看完采访的粉丝们纷纷表示,真是你俩亲徒弟啊。
  
  
  
  
  
  
  关于艺术表现力这一块儿,我自编的啊也不确定是不是就像我说的那样,不是自己领悟不行。因为我有同学学声乐的,她和我说老师总说她表现力不行,没悟出来,现在也只是模仿而已。我觉得这个应该共通吧就这么写了,如果不是请提醒我,我会改的。

教练你们今天虐狗了吗1-2


—ooc预警,渣文笔
—圈地自萌
—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
—小段子
—设定羽生和天天已经在一起很多年,并且早已退役在当教练。
—算是小段子
—本文从两人学生角度看各自教练虐狗。
—森川林为羽生第三个学生,陈可为天天第二个学生。
—森川比陈可大两岁。
—求评论呀小可爱—ooc预警,渣文笔
—圈地自萌
—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
—小段子
—设定羽生和天天已经在一起很多年,并且早已退役在当教练。
—算是小段子
—本文从两人学生角度看各自教练虐狗。
—森川林为羽生第三个学生,陈可为天天第二个学生。
—森川比陈可大两岁。
—求评论呀小可爱们。
  
  
  
  
  
  
  

预警

  预警:
  
  
  接下来我会发金博洋和羽生结弦的小段子,你还在和流年似水没有坑,没有坑,没有坑。请放心小可爱们,我一定会完结的。还有就是如果接受不了柚天,取关没关系的,互相理解。文我都会打逐月tag的,可以搜tag观看。柚天我圈地自萌,切勿上升真人,切勿上升真人,切勿上升真人。如果有人想来理论,抱歉我不约。我圈地自萌,请您绕道而行,如果有人说您喜欢的cp您也不会开心的不是吗,将心比心互相理解。再次感谢看我文的小可爱们o(^▽^)o比心❤️